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扭亏+重组+增持三大利器挡不住六跌停 这公司怎么了?

文章作者:www.artspick.com发布时间:2020-03-11浏览次数:779

Original Title:扭亏为盈、重组增持、三大利器不能止六降,公司怎么了?

一般来说,公司弥补亏损后,证券交易所会处于一种欢欣鼓舞的状态,股东们会看到前方的希望。公司宣布重组后,证券交易所将更加欢欣鼓舞,公司将得到拯救。在股东们宣布增持股份后,这家股票交易所仍然兴高采烈,对购买更有信心。

但是你有没有见过一家公司通过三种方式弥补亏损、重组和增持,但却一直受到限制董事会的压力?宏宇新材料是。11月5日晚,宏宇新彩宣布

红雨新彩

连续六个跌停

惊恐的“热钱一日游”。由于重大资产重组计划,该公司股票于11月6日停牌。没想到,停牌前一天,宏宇新蔡的股价在2019年创下新高。然而,11月20日复牌后,该股价格连续6次下跌,从停牌前的13.79元/股跌至7.34元/股。股票价格低于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宣布的8元/股的固定增长价。

看到这个,酒吧里一阵骚动。

一些股东称“不理解”;也有股票投资者嘲笑股价低于重组的固定涨幅。他们可以买一些,然后卖给重组方。许多股东在连续六次下跌后,甚至对宏信才的重组失去信心,认为重组会以失败告终。

宏宇新彩的连续跌停也吓走了一些游资。前天,他在龙虎榜上买了一个座位。第二天,他手里拿着裤子飞快地跑着,出现在了卖座名单上。

龙虎榜数据显示,11月26日,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深圳深南大道京基100证券营业部以1141.3万元的净买入量位居第一。11月27日,可能是被宏宇新彩的第六个限制吓到了。营业部切肉逃跑,以1030.6万元的净销售额位居第一。

三管齐下,扭亏为盈,重组增持

宏宇新财连续六次下跌,背后是扭亏为盈,重组增持的三管齐下。

宏宇新蔡于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其主要业务是在矿业、水泥和火电行业推广高效球磨综合节能技术,为客户提供“增产、节能、降耗、环保”的综合解决方案。自该公司上市以来,其业绩持续下滑,在过去两年中遭受了巨大损失。

2017年,宏信才损失了4989.88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18年,其亏损幅度增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5亿元。

在连续三年亏损后,公司将暂停上市,宏信才将发起一场壳战。

第一步是弥补赤字。根据宏宇新财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公司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88.5万元,扭亏为盈。但该公司的好转与其主营业务关系不大。业绩变化的原因主要是通过诉讼和其他司法渠道收回投资预付款,以减少坏账准备。

10月14日晚,宏信财补亏预测公布后,股价连续4天下跌。

第二步,重组。该公司于11月19日晚宣布,计划通过发行股票、支付现金以及筹集匹配资金的方式,购买百达翡丽恒通75%的股权。该交易预计将构成一项重大资产重组,也是一项关联方交易。

公告显示,铂智恒通是2014年底成立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和智能终端软硬件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业务为集成设计、应用发布、APP安装、广告推广等。智能终端。公司2018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约为4064万元,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约为1000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宏宇新财的持续下滑与不良资产的加载有关。与此同时,由于市场的变化,纯粹的倒壳市场不再愿意买单,需要公司有基本面来支撑。

停牌前股价飙升。

德龙是它背后的“影子”。

虽然复牌后股价持续下跌,但停牌前宏宇新蔡的股价是真正的牛市。其股价从年初的最低水平3.21元/股飙升至持续下跌前的最高水平13.79元/股,累计涨幅超过300%。

这300%增长的背后是万福卫生部的“经纪人”向辉的到来。

今年2月27日晚,宏宇新财宣布,由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州区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宏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桃园县湘辉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委托湖南信托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虹宇提供首批3.75亿元贷款。随后,湖南信托计划根据朱虹宇的需要,分批向她提供融资支持。

这个看似简单的声明非常特别。一方面,这是自湖南救助以来,非国有资金首次进入救助队伍。另一方面,校长的桃园湘辉属于湘辉家族,被京师称为德龙家族的“孤儿”。那年,万福柯胜(现在的沃佳股票)的运营在资本市场上大受欢迎。

随后,宏宇新财于3月5日宣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虹宇及其一致行动人朱明初计划将公司持有的1.16亿股(占总股本的26.17%)相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健翔汇鸿。江西汇鸿是桃园湘辉与自然人欧阳邵宏于2007年2月22日成立的公司。控股股东是桃园湘辉,实际控制人是湘辉负责人陆柬之。之后,陆柬之接替朱虹宇出任宏宇新蔡董事长。

在此之前,陆柬之和湘辉在他的控制下,因为经营万福生科而变得很受欢迎。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仅一年的万福盛科(现沃佳股份)因财务欺诈被立案调查,随后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当万福卫生部及其实际控制人龚永福陷入困境时,向辉伸出了援助之手。

2014年,由于龚永福夫妇所借债务“逾期还款”,湖南桃江县法院裁定将龚永福夫妇所持的3509万股限制性流通股转让给桃园湘辉偿还债务。结果,向辉通过司法途径进入万福卫生部,陆柬之成为万福卫生部的实际控制人。

向辉在万福生克的时候,他的资产被一个接一个的卖掉。2016年,几乎沦为“空壳”的万福盛科被桃园湘辉转手,联想控股的沃佳集团成为接收方,总转让价格为11.33亿元。

编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