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理财

您所在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真功夫闹剧:三人创业终决裂 蔡达标成失败的获胜者

文章作者:www.artspick.com发布时间:2020-01-06浏览次数:1177

真功夫闹剧:三人创业终决裂 蔡达标成失败的获胜者

如果他们在目标差异开始时就考虑过分手计划,为什么会导致今天的闹剧?

从高盛大厦16楼的窗户往南看,你可以看到著名的天河购物中心,它是广州的中心区。拥挤嘈杂,真功夫连锁餐厅的总部就在这里。自从他的前妻潘敏峰和她的兄弟潘玉海、潘国良8月12日在这里相撞后,每天都有四名保安轮流在公司门口站岗。陌生人在进入之前需要被询问,公司的员工已经重新激活了他们的员工卡。这是风暴的中心,每个人都很害怕。

自从内讧爆发以来,蔡大彪的办公室一直空着。偶尔,人们会因为公司缺少会议室而进去。38岁的蔡大彪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争议也在意料之中。潘玉海不惜一切代价乞求他认为属于自己的东西。处于风暴中心的蔡选择暂时消失。他选择对媒体保持沉默。

潘玉海现在无法预测下一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想要什么:钱还是管理。他似乎不能错过曾经全力以赴的公司。早在去年年底,潘玉海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他创办的公司的管理权。真正的功夫现在不属于他,尽管他像蔡大彪一样拥有47%的股份。

蔡大彪,真正的功夫大师,并没有冷静思考持有公司47%股份的股东应该如何退出公司。

三个企业家的故事

许多年后,当有人问起蔡大彪的创业经历时,他总是像故事一样谈论他在《麦当劳的神话》找到的创业灵感,这证实了他在1994年后成为快餐连锁店的梦想。事实上,他的创业之旅远比这个迷人的故事复杂。据《创业家》访谈,1989年5月辍学后,蔡大彪进入父亲手下的摩托车厂学习维修,月薪300元。两年后,不喜欢当工薪阶层的蔡大彪辞去了工作,和妻子潘民峰一起开了一家五金店。1993年,一家生意不好的五金店倒闭了。蔡大彪被迫求助于潘玉海,潘敏峰的弟弟,他在1990年创办了168家甜品屋。1994年4月,蔡大彪和潘玉海与潘民峰、潘玉海总结后,各投资4万元,将168家甜品屋更名为168家蒸食餐厅。该店在东莞长安镇边肖村107国道旁开业。到目前为止,蔡大彪的创业已经指日可待。

一个认识潘和蔡多年的人向《创业家》介绍说,潘早在168清蒸店成立之前就认识蔡大宝了,因为他的妹妹潘敏凤从小学起就和蔡大宝是同班同学,后来升级为情人。潘氏家族是香港厨师的家族。潘玉海是这个厨师家族的继承人,是一个天生的美食爱好者。他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喜欢向厨师学习技能。168清蒸餐厅成立时,潘玉海经常去东莞各大星级酒店尝试烹饪。回来后,他可以调试和模仿自己,做类似的美味佳肴。口味相同、相差数倍的价格吸引了大量顾客。虽然餐馆每天直到11点才开门,但是早上9点多会有人敲门。后来成为真功夫董事会成员的周明回忆说,1994年,当他从麦当劳搬到168家蒸餐厅时,这家只有7名员工的70平方米店铺的月销售额可以达到30多万元,生意好得可笑。

餐饮业逐渐繁荣起来。这家168蒸餐厅开始有了公司的味道。三人之间的分工已经变得清晰:蔡大彪负责整体品牌规划,潘玉海负责产品质量管理,潘民峰负责餐厅的财务记录。这个框架是平衡的,几乎没有争论。1997年,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今年,蔡大彪、潘玉海与华南理工大学的教授一起开发了一款“电脑程控蒸气柜”,克服了中式快餐标准化的难题。蔡大彪喜欢谈论的这项技术,已经让168家蒸餐厅告别了车间式的运营模式

在“168”时代,由于无法大规模生产,只有三家餐馆能够扩张,潘玉海基本上掌握了整体的主导力量。那是一个食物就是一切的时代。潘玉海亲自开发并掌握了食物的配方。蔡大彪有计划能力,却很难施展才华。引进“电脑程控蒸气柜”技术后,潘玉海相对放松了。他不再需要监督菜肴的质量,巨大而崭新的机器可以取代他来识别一切。对蔡大彪来说,标准化问题的解决让他从后台跳到前台。他开始相信他有能力改变整个行业。

更名引发了第一次冲突

1997年底,蔡大彪和潘玉海讨论并注册成立了一家双种子餐饮公司。在初始股份分配中,潘玉海占50%,蔡大宝和潘民丰各占25%。双种子的LOGO是两个小种子的图案,图案来自《易经》中的阴阳符号。蔡大彪对此的解释是,“凡事都有两面性,相辅相成。我们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思考”。这有点类似于两个人承诺创业,互相宽容,共同前进。

2004年,蔡大彪投资400万元,邀请叶茂中对双籽进行全面的市场调研和品牌策划,提升企业。叶茂中的计划是放弃“双种子”,开创一个新的“真功夫”品牌,以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征服自我,超越极限”的内涵。

《真功夫》是典型的蔡大彪式提案:聪明、直言不讳、咄咄逼人。然而,许多董事会成员仍然反对这项计划,潘玉海是反对最强烈的一个。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在桌子上激烈争论。没有人会忘记当时的情况。一位客户回忆到《创业家》,在那段时间里,董事会几乎每天都举行,每次都和打架一样。作为两党的代表,蔡磐和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潘玉海甚至流了几次泪。蔡大彪没有潘玉海兴奋。他的感情比潘更深,不会被牧师感动。

蔡大彪认为“双种子”不能打开一线城市的市场。即使市场反应良好,由于大城市的运营成本和品牌自身的限制,利润率也很低,扩张不是长期的解决方案。潘玉海觉得,经过多年经营,“双种子”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声誉和影响力,尤其是在拥有深厚客户基础和至少数千万品牌价值的华南地区。如果改造仓促进行,风险很高。

这场争吵的结果以蔡大彪的胜利告终,一个真正以蔡大彪为核心的功夫团队也成立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计划。蔡大彪的计划帮助公司成功改组,盈利能力逐年提高。真正的努力立即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渠道。“储蓄缺口”在公司内部,蔡大彪被认为是明智和有远见的。

一名在公司工作了7年的高级员工向《创业家》透露,早在公司转型之前,蔡志勇就已经与潘讨论过公司的管理问题。那时,真正的功夫还是一个完整的家族产业。蔡盘和蔡盘各占50%(蔡盘加妻子持有的25%)。没有人拥有公司的最终决策权。为了提高公司的管理效率,2003年蔡大彪向潘玉海提出担任公司总裁(潘玉海以前曾担任公司总裁),并承诺在董事会更换公司五年。潘玉海非常了解蔡大彪的策划能力。为了大局着想,潘玉海退居二线,负责粤西和华北的开发。因此,蔡大彪自然成了真功夫的代言人,相继出现在各大媒体上。

在未来的媒体报道中,蔡大彪被描绘成传奇英雄。这位发展中国快餐连锁店的先驱思维敏捷,喜欢纸上功夫,但私下蔡京很沉默。即使在董事会中,他也很少发表意见。很少真正懂功夫的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多数时候,潘觉得他不认识这个一起努力工作的朋友,也不能控制t

2006年9月,蔡大彪和潘民丰长达15年的关系破裂,他们同意离婚。为了获得对孩子的监护权,潘民丰放弃了最初25%的股权。一个真正的功夫核心向《创业家》透露,这给潘玉海原本已经动摇的情绪蒙上了阴影。此外,潘玉海觉得越来越难以在公司战略中使用拳头,成为一线高管。他主要负责公司在各个地区的开拓工作,包括2004年东莞和粤西,2005年至2007年华北和华东。

与潘民峰离婚后,蔡大彪认为这应该是一个脱离家庭的好机会。他决定引入风险投资来解决这个问题。自2005年以来,今天的首都徐新已经观察真正的功夫将近两年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聊了三个多小时。徐新最大的挑战来自两者之间的50%股权。她通过多年的经验告诉蔡大彪,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情况需要尽快改善。蔡志勇的心脏病就是这样。蔡志勇在开发过程中没有向银行借钱,这是事实。他总是依靠自己的资金,也不缺钱,所以蔡京当时没有接受徐新的提议。

2007年初,蔡大彪开始为引进风险投资做准备。他开始实时实施内部管理的“精益工程”,使公司从“合理的方法”转变为“合法的情况”的规范化管理。2007年10月,真功夫引入今天的资本和中山联动,两家风险投资公司,注入约3亿元人民币。公司的整体管理结构随后发生了巨大变化:在股权方面,蔡大彪和潘玉海各持有47%的股份,今天的首都徐新持有3%的股份,中山路黄建伟持有3%。董事会原五名董事分别是蔡大彪、潘玉海、潘民丰、周明和万为民,后来他们成为蔡大彪、潘玉海,一名双种子董事和两名今天由首都和中山任命的董事。这家企业已经从私营企业变成了中外合资企业。

资本的进入原本是解决双方冲突的最好机会,但蔡大彪和徐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抓住这个机会。

不惜一切代价打破

潘玉海对这一变化非常不满,他觉得自己完全被边缘化了。

在改革时期,老员工的离开削弱了潘玉海在公司的权力,比如前镇宫董事周明和华南总经理易郑伟。许多新员工和空降兵高级官员不了解潘的背景。企业性质成为中外合资公司后,股份数量不再是决策的依据,而是董事会的表决。由于大多数新董事都在蔡的控制之下,这使得潘的决定难以实施。

根据消息来源,到2007年底,潘玉海和蔡大彪已经脱离了他们的兄弟般的友谊。如果公司里的人看到两个人相遇,他们会在5分钟内被冲走。潘玉海一次又一次地明白,公司不再在他的控制之下。2008年初,潘玉海向董事会申请推出急需推出的多品牌战略,打造了哈大师牛肉面。董事会最终同意了潘玉海的提议,并决定注资5000万元支持潘玉海成立真功夫的全资子公司。蔡大彪认为这在当时可能是个好办法。如果潘玉海有自己的公司,两人对真正的功夫策略的争论会少一些,这不会影响公司的执行。事实证明,整个2008年,潘玉海忙于创作和推广哈大师,并不真正关心真正功夫的发展。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年。蔡大彪原本承诺向哈大师注入5000万元,但迫于现金压力,他提前收到了1600万元。品牌创立前,蔡盘和蔡盘承诺不会在公开场合互相干涉,所以蔡盘只向ha大师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并没有坚持执行。大多数这些观点后来都被潘拒绝了。经过一年的运作,哈大师的情况并不理想,但是剩下的钱很少。对于潘玉海来说,他不会让他的孩子死去,所以他在2009年初找到了蔡大彪,希望他能找到他的孩子

蔡大彪在2009年初向该行申请1亿元无担保贷款,以扩大当年的门店。潘玉海听到这个消息后,向银行声称“两大股东意见相左,贷款有风险”。盛生把贷款推了回来。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蔡大彪没有想到潘玉海会以牺牲公司利益的方式报复他。他预先考虑了许多可能性,但事实仍然超出了他心中的底线。

虽然蔡大彪最终在今日资本和中山联动的共同担保下申请了贷款,但潘彩和潘彩完全反目成仇。然而,随后发生了一系列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2009年8月12日,潘玉海的弟弟潘国良持有潘玉海签署并授权的委托书,向真功夫总部汇报。潘国良是华南真功夫餐厅连锁店的开发经理。他提交的委托书上写道:“从现在起,我按照2007年10月8日深圳市《合作框架协议》股东第7.7条的规定,任命潘国良先生为公司副总经理,即总经理由蔡大彪任命,副总经理由潘玉海任命。”蔡大彪将这一任命视为潘玉海的私人任命。董事会随后对潘玉海和潘民丰与总部的冲突表示强烈谴责。潘彩的冲突达到了高潮。

即使在冲突的高峰期,当有人问蔡大彪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时,他沉默了一会儿,答案仍然是,和潘玉海争论。潘玉海对蔡大彪的感情更简单。冲突加剧后,他只对蔡感到仇恨。他认为蔡已经让他脱离了公司的管理。他再也不能像年初那样平静地坐下来。

蔡大彪早就知道这个矛盾迟早会爆发。他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担心潘玉海会阻碍改革进程,或在即将上市前夕制造大噪音。现在他在真正的反对党结束后松了口气。他认为这些问题越早暴露越好,因为每个人都还有时间解决它们。蔡大彪所谓的“问题”指的是潘玉海的47%股份,无论如何这有点太高了。在引进风险投资时,蔡大彪曾经和潘玉海讨论过股权的变动。潘不同意这件事,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随着目前的僵局再次引发旧问题,蔡大彪无需猜测就知道答案。

蔡大彪现在开始调整自己的想法,并准备在未来上市前的两三年内慢慢说服潘玉海卖掉部分或全部股份。这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但在蔡志勇看来,这是所有镇宫导演的期望,也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但这是潘玉海所期待的吗?蔡大彪再次无视他的搭档不,是时候说出对手的期望了。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