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绝望!她竟然有个——比“刘鑫”强不了多少的继女……

文章作者:www.artspick.com发布时间:2020-02-12浏览次数:766

丈夫死后,她的继女没收了她的工资卡,每月只给她500元.

温:Haishanghua

01

秦州一个月挣几千元,但她很穷。每次她去超市买一些基本的日常用品,她大部分时间都要精打细算,担心自己带来的钱不够。

这次牙膏也太挤了,挤不下去了。在洗发水中多次加水后,她再也无法抵抗泡沫了。直到那时,她才下定决心,从抽屉里剩下的两个现金中拿出一个绿色的50元,出去买。主要超市通常有一些特价和折扣。秦州是他们忠实的买家。

但是我退房的时候有一个情况。收银员报出的价格比秦州预期的要高得多。原来,秦州拿走的洗发水特价销售已经结束,工作人员也没有注意去掉“特价销售”品牌。

秦州当时有点困惑,所以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对收银员说她不想要洗发水。他羞愧地看着收银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选择了洗发水,扔在一边。这时,秦州已经排起了长队,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为了便宜几美元,他毫不犹豫地浪费了每个人的宝贵时间。有些老人真是脸皮厚!

收银员的一句话:“阿姨,请再来!”但也让秦州泪流满面。秦州出生于1978年,但被一个明显不小于几岁的中年妇女称为“阿姨”。这真是太热心了。

毫无疑问,他的白发误导了秦州的年龄。

02

秦州的白发出现得很早。丧偶的母亲死于车祸几天后,她突然头上有几缕耀眼的白发。秦州当时还不到30岁,刚刚和热爱家庭暴力的前夫离婚半年。

秦州是独生女。她母亲去世后,她自然继承了这所老房子。

这栋老房子位于繁华地区,价值几美元。此外,秦州离婚了,但没有孩子。他不太老,有一个铁饭碗。有许多人渴望与她相配。有各种各样的相亲。然而,秦州迷恋上了任强,他有一个16或17岁的女儿。这个人是私营企业的技术骨干。他皮肤干净,举止温和,从不使用粗俗的语言。他和秦州的前夫是两种类型的人。

美丽的妻子认为任强赚不到钱。她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因为一个石油老板离开了任强,她女儿把它扔给了任强。强仁必须既是父亲又是母亲才能照顾他的女儿,她现在已经上高二了。她学习成绩很好,在大学应该没问题。

但是当强仁提到他的前妻,并感谢她生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时,他并没有抱怨太多。他也为自己买不起一个高档包给他妻子感到遗憾。这与秦州相去甚远,他总是找她的茬,抱怨她的前夫。仅此一点就让秦州对任钱强感觉良好。

秦州看到任强打电话给女儿时溺爱女儿,他对任强的感情有所增加。

在最后一次婚姻中,秦州怀孕过一次,每天都沉浸在成为母亲的喜悦中。然而,当她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她希望男孩全心全意的前夫骗她去一个熟人经营的诊所做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在发现秦州怀了一个女儿后,她勃然大怒,迫使秦州堕胎。当时,两个孩子的政策还不清楚,他想把有价值的出生指标留给儿子。

秦州坦率地告诉强仁,她在清宫手术中大出血,据说这严重影响了她未来的生育能力。如果任强还想让她再生一个儿子,她会觉得很难做到。任强听了秦州的话后马上说道,最好顺其自然生孩子。毕竟,生孩子对任何女人来说都像下地狱。此外,秦州已经遭受了严重的犯罪。

任强的话温暖了秦州的心。

虽然任强坦率地告诉她,因为他的妻子过去在家是全职太太,她依靠他来养家,从来没有多余的积蓄来买房子。近年来,她一直独自抚养女儿,经济状况不佳。她是

收到工资和奖金后,任强也把它放在卧室的抽屉里,让秦州随意拿走。秦州生日那天,他点了蛋糕,送了漂亮的裙子,所有这些都是秦州从未从前夫那里得到的待遇。

看到丈夫对自己如此自信,秦州做事也很大方。他从来不吝啬在继女任晓芳身上花钱,以免伤害夫妻感情。

任强在和他的朋友聊天时,也表扬了继母秦州。当他第一次在相亲中遇见秦州时,他知道秦州,一个英俊的男人,绝不会虐待他的女儿。

继女任晓芳也很喜欢秦州。一些人以他们的前辈的名字叫秦州“妈妈”。在他们自己的父亲面前,他们也时不时的任性和乖张。但是秦州很聪明,对继母很满意。

04

不幸的是,好时光总是如此短暂。当我的继女任晓芳即将从这个城市的一所二流大学毕业时,秦州的丈夫任强在连续加班后推门而入,摔倒在地,陷入昏迷。秦州如此慌乱,以至于喊了120英镑。在到达医院之前,任强已经失去了心跳和呼吸。

医生分析说,强仁的猝死可能与多年不规律的工作和休息以及过度透支健康有关。然而,强仁为之工作的私营企业无意为他脊梁骨的突然死亡负责。他只是在三月份给了强仁更多的薪水,然后偷偷溜走了。

秦州沉浸在失去丈夫的痛苦中,几天后几乎失去了理智,他丰满的脸迅速萎缩。亲戚朋友现在几乎不能直视秦州。感觉就像几天后秦州就20或30岁了。

然而,看到心碎的任晓芳,秦州决定先振作起来,咬牙切齿,放弃她大学的继女,她配得上她亲爱的丈夫。

05

早年,强仁没有母亲的照顾,为女儿感到难过。他很节俭,但他习惯了她。近年来,为了让她在竞争激烈的大学里保持体面,这对夫妇从未让任晓芳为花钱感到难过。尽管任晓芳的消费水平仍远低于富裕的第二代,但比贫困家庭的孩子高出几个档次。

因此,父亲去世后,任晓芳最担心的是生活质量在瀑布中骤降,这让她在同学面前太尴尬了。

虽然秦州很难接受任晓芳在父亲去世后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面子,但他还是在3月份把一万多元钱转给了继女,以换取丈夫的赔偿。

令秦州沮丧的是,任晓芳拿了钱,几天之内就把它换成了昂贵的苹果手机,因为它是“当代年轻人必须拥有的13件艺术品”,她不能落后。

秦州第一次严厉批评了她即将步入社会的继女,指出了攀比的缺点,并强调挣钱不容易。她应该教育继女量入为出,不要盲目超前消费。

任晓芳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秦州,然后一股沉重的冷哼从他鼻孔里涌出,“我花我爸的钱,不关你的事?难怪人们说世界上的继母没有什么好东西。”

秦州被这句话震惊了。那时候,她心情复杂。在她再婚之前,过去有些人建议她不要嫁给一个拖拉的男人。他们说,“不管你对你的继女有多好,她可能不会真正感激你!毕竟,你不能自己改变继母的坏形象。最后,你只是在努力不讨好。”

生气的时候,秦州忍不住冲任晓芳大喊:“我已经把你父亲为之工作的钱都给了你!那你就不需要我再加注了?”

谁知道任晓芳的话差点让她生气,“如果你不知道,谁来抚养我?别忘了我们的法律关系还没有解除!你没有孩子也没有自己的女儿。如果你不把钱给我,你想把钱留给任何一个野人吗?”

在狠狠地白了周琴一眼后,她补充道,“当我爸爸出事时,你不会关心我。你嫁给你值得我爸爸的好意吗?”

秦州气得发抖:“你什么意思?我让你爸爸和女儿住在我家,我们家出了点问题

任强是否嫁给了自己已经有了明确的计算,秦州没有办法知道,她坐在沙发上,只觉得任晓芳刚才的话,就像硫酸一样,把她原本完好无损的心腐蚀得千疮百孔。

连续几天,秦州背部发冷。考虑到任晓芳只有20出头,但已经是如此的黑而恶毒,秦州第一次对这个漂亮的继女产生了挥之不去的厌恶。

一个多月来,她都懒得联系任晓芳。在此期间,任晓芳曾寄给她一个“对不起”的表达包,但她没有回复。她觉得这样的道歉一点也不真诚,现在她几乎不能相信这个女孩的真诚。

但是那天晚上下班后,处于恍惚状态的秦州下楼时不小心转过了脚。看到秦州的脚踝肿得很厉害,一位人脉很广的同事赶紧把她送到楼下的诊所。医生检查了她,发现秦州的脚没有受到严重影响。这家人休息了半个月后几乎无法入睡。

同事们打了秦州,送他回家。尽管秦州反对,他们还是给她的继女任晓芳打了电话,告诉任晓芳有空的时候回家照顾秦州。

看到任晓芳很快乘地铁回家,秦州还拎着一袋喜欢吃的樱桃西红柿,红红的,暖暖的,同事悄悄地对秦州说,“现在年轻人都叛逆了,嘴里有毒,什么都听不到,其实心不应该那么坏。她似乎仍然关心你。不要再扭曲它了。”秦州这才任晓芳有些好面子。

从那以后,任晓芳每天晚上都会从大学赶回家照顾秦州。不仅帮秦州做饭,还帮她洗头、烫脚、吃药和按摩。她非常有耐心。看到任晓芳满头大汗,秦州心中的阴影渐渐淡出一些。

秦州也因为他的流动性,把一些日常购买的东西交给了任晓芳。

现在所有的账单都是通过打扫院子来支付的。秦州是保守的,更习惯于现金。一天,当他看到抽屉里没有钱时,秦州把他的工资卡给了任晓芳,并让她拿些钱去买东西。

出门两小时后。任晓芳带着一大包食物和日用品回家,说附近的建行正在装修,自动取款机没用了。她不得不直接刷秦州的工资卡,以防止秦州在她不在的时候吃喝。

秦州被感动了,任晓芳补充说,为了照顾秦州,她必须先把秦州的工资卡打包。当秦州想要什么的时候,就告诉她。

这没什么错,如果秦州反对的话,他看起来有点小。就这样,秦州让她的继女收起了她的工资卡,心想当她自由行动时,任晓芳会归还她的卡。

07

谁知道呢,任晓芳接过秦州的名片,敷衍了事地给了她一个待遇。她不仅回家的次数少得多,而且以前的洗发水和按摩服务也被完全取消了。原因是秦州几乎比以前好了,而且她还没有准备好毕业论文来照顾秦州,所以她现在得抓紧时间。

考虑到这段时间真的拖累了他的继女,秦州不能多说什么。

战斗结束后,这个家庭耗尽了储备,没有钱可花。秦州不得不再次联系任晓芳,说他可以四处走走,让任晓芳带她回卡拿。任晓芳不耐烦地挂了电话。那天晚上他确实回来了,但是门没有进。他只给了秦州500元,说:“你必须先花掉,不够。”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好像他有机会。

秦州陷入困境。他怎么能像要求别人乞讨一样使用他赚的钱呢?

从那以后,它进入了死亡的循环。只要秦州想要这张卡,任晓芳就像乞丐一样给她送去三五百美元,他不忘嘲笑秦州。

任晓芳毕业后进入一家私营企业实习,月薪2000多元。然而,任晓芳的着装方式看起来并不像是他拿到了那份薪水。有一次秦州忍不住了。他对任晓芳说了几句话。任晓芳变得越来越生气。他指责秦州不了解好人。他说他只看到社会上有很多骗子,秦州一整天都在出神。万一她被骗了,他好心地帮她控制了工资卡。然而,他被误解为试图骗取秦州的钱。真的”

秦州终于明白,任晓芳在转行期间的感受只是为了另一个目的。为了避免一直对继女大吼大叫,秦州尽量少和任晓芳联系,这自然使生活更加困难。

08

太甜了。秦州睡眠不好,越来越憔悴。她有早花早发,这尤其让她看起来很老。

丈夫强仁不时买些天然染发剂,帮助秦州在世时染发。强仁去世后,秦州的染发频率也下降了,为他的继女读书攒钱。在继女拿走他的工资卡后,秦州买了所有他必须买的日用品。尽管他不敢期望每瓶染发剂70或80元,但他不得不让一头白发在风中变得凌乱不堪。

这也让秦州那天晚上在超市被嘲笑后反应如此强烈。

走在寒风中,秦州对任晓芳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仇恨。她觉得自己已经对继女尽了一切努力。她不再想用辛苦挣来的钱去享受寄生虫任晓芳的快乐。

第二天,她带着身份证去开户银行挂失旧工资卡,重新发行新卡,重设密码,用手机开通网上银行。将来,只要她的账户有任何问题,她就会首先知道。

拿到新卡后,我把它取出来了。果然,任晓芳声称秦州保留工资是谎言。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里,她只从秦州近6万美元的工资中拿走了12美元。幸运的是,这个月的工资要到几天后才会支付。秦州最终被期望摆脱他的艰苦生活。

09

秦州收到薪水时非常激动。

任晓芳发现这张旧卡片据报丢失了,非常生气。他今天疯狂地打电话给秦州。秦州知道这是一个流氓继女来挑战她。他从来不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一个特殊的号码固执地又打了进来。秦州先查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这是市公安局的电话号码。回电话前,她的心怦怦直跳,稳定下来。

原来这个电话是市局经济调查大队的王警官打来的。他告知秦州,她的继女任晓芳的公司涉嫌金融诈骗,任晓芳作为骨干也参与其中,并已被捕。

挂断电话,秦州有点恍惚。然而,通过一年多对任晓芳的了解,秦州相信警方永远不会抓错人。这个自私、冷血、厚颜无耻的女孩绝对是网上每个人批评的“刘欣”。

人们在做,天空在看着。让那些已经崩溃的青年男女早点被社会打败,以免伤害他人,这是绝对正确的。